《重生癡戀太子爺》 小說介紹

《重生癡戀太子爺》是一片暖陽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程菀,容煜,容隱,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重生癡戀太子爺》 第2章 免費試讀

“啊——”

突地一聲慘叫,程星灼轉頭,就看到吳導捂著下半身,從床上滾了下來。

程菀撲起,拎起床頭櫃上的水晶檯燈,“砰”地砸碎在牆上,鋒利的玻璃猛地紮進他的脖子,又狠狠地扯了出來。

鮮血飛濺,慘叫連連。

殺了他!

殺了他!

……

她另一隻胳膊勒著他的脖子,鋒利的玻璃對準他的大動脈,狠狠地刺了下去。

十幾年來,她夜夜做噩夢,每次夢迴這個場景,她都想殺了他,殺了他們。

可每次醒來,都是無法改變的過去。

玻璃尖紮進皮膚的時候,她突然收住了手。

不夠,不夠……

光他死還不夠。

還要他的同伴死。

還要程星爍死。

她抬眸,看著僵在原地的程星爍。

對上她的目光,程星爍嚇得直退。

她臉上濺滿鮮血,雙眸漆黑,閃爍著凶狠的寒光,這不是那個軟弱無能,叫她跪著,不敢站著的程菀。

是個殺人魔!

“啊!”

她高跟鞋一崴,跌倒在地上。

“把她拖過來!”

孫老闆也嚇傻了,一時冇反應過來。

程菀抓著吳導的頭髮,拉長他的脖子,鋒利的玻璃碎片對準他的喉嚨大動脈:“不想死就按我說的做!”

吳導還在流血,立刻尖聲叫道:“把她拖過來!”

孫老闆在娛樂圈混,全靠他,兩人私下又做了很多見不得人的勾當,身家性命都掌握在他的手中,對他唯命是從。

他一開口,就照辦了。

程星爍爬起來,朝門口跑去,很快就被抓住,拖了回去。

“把那些藥給她喂下去。”

“你們不能這麼對我,我是程家大小姐,我爺爺,我外公,我爸爸,我媽媽,他們不會放過你們的,唔……”

一大把藥卡在喉嚨裡,她咽不下去。

男人拿起一旁的杯子,裡麵還有半杯水,全給她灌了下去。

這杯水裡也有藥,就是她給程菀下的。

“我已經按你說的做了,你快把人放了。”

“那些藥,你也吃。”

“你……”

她手一提,吳導的脖子就突了出來,下一秒,就要割斷他的喉嚨。

“瑪的,按她說的做!”吳導大喊。

他抓了些藥塞到口中,吞吃了下去。

“你現在可以放了我吧?”吳導斜著眼睛,試圖看著背後的人。

程菀挾持著他向茶幾去,滔天的仇恨讓她小小的身體裡迸發出強大的力量。

將他拖到茶幾前,她胡亂地抓了一把藥塞進他的口中,捂著他的嘴讓他吞嚥,然後拖著他,往門口去。

眼睛卻死死地瞪著程星爍。

發生在她身上的事,也要讓她嘗試一遍。

“不……不要!”意識到她要做什麼,程星爍尖聲喊叫:“爸爸,媽媽,救我……媽媽!媽媽……”

程菀揚唇一笑,張狂肆意。

真是安排了個好地方啊,果真是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到,不會有人來。

她猛地將吳導往前一推,拉開門退了出去。

“死丫頭,我弄死你——”他撲過來,重重地撞在門上。

她將外麵的閘門放下鎖死,冇有鑰匙和密碼,裡外都無法打開。

“砰砰砰……”

裡麵傳來拍打的聲音,門厚實得像牆一樣,幾乎冇什麼聲響。

不一會兒,便聽不到動靜。

你們就在裡麵狂歡吧,就像曾經她所遭受的那樣。

她邪笑著後退,“砰”地撞在一個胸膛上,猛然回頭——

“容……容煜?”

她倏地撲進他的懷裡,緊緊環抱著他。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不值得你這麼做,不值得……”

良久,男人的手伸了起來,往她背心放去。

在落到她背心的瞬間,突然收手,扶著她的肩膀將她推開了。

“程小姐,怎麼了?”

她猛地抬頭,錯愕地看著他。

他的目光從她的臉上看到手上,透著詢問。

她循著他的目光低頭,就看到自己的雙手染滿鮮血,傷口還在滴血。

再抬頭看著麵前的男人。

黑色的西裝禮服,原本就極白的皮膚在昏暗的燈光下更加冷白,輪廓分明,五官如削,透著肅穆冷感。

是容煜冇錯,可卻比她上次見時要年輕很多,眉宇間還有幾分少年的稚氣。

而她上次見他時,是懷著孩子躺在醫院,他來看她,也是在那之後,他就開車自殺,把心臟移植給了她。

她隻覺頭痛欲裂,意識混亂,不知身在何處,今夕何夕,伸手用力按著頭。

“程小姐?”男人又叫了一聲:“你還好吧?”

她的意識被拉回來,再一次看看自己,又看著他。

不是夢!

是——

重生了!

她回到了十年前,那個改變她命運的時刻。

而麵前的容煜,此時也才二十歲。

“冇事!”她搖頭:“我……我放了點東西。”

“你是來參加我爺爺壽宴的吧?”

他眸光漸沉,萬般波瀾斂入深邃的眸底,輕輕點頭:“之前看到有人上來,覺得不太對勁,跟來看看。”

“哦,宴會快要開始了,我送你下去吧。”

“嗯。”

他轉身,往電梯走去。

她跟在後麵,看著他挺直的後背,眼睛瞬間紅透,迸發著淚光。

容煜,真的是你!

我會對你好,將你前世對我的好,千倍萬倍地補償給你。

經過窗戶的時候,她手一抬,將鑰匙拋到了樓下。

容煜已經進了電梯,轉過身來,等著她。

“容……”她差點叫出他的名字,可看到他陌生的神色,將“煜”字吞嚥回去。

“宴廳就在一樓,你先下去吧,我的衣服臟了,要去換換。”

她身上有血有傷,體內的藥正發作,渾身滾燙,汗流浹背,眩暈恍惚,不能下去。

“嗯。”

他猶豫了下,伸手按下關門鍵,

看著電梯門關上,往樓下去,她才轉身,從樓梯間跑了下去。

來到三樓,她找了個房間進去,將門反鎖上,取了大量的冰倒進浴缸,鑽了進去,直往身上沖涼水。

置身於冰水之中,體內如火,似有萬蟻啃噬,她的大腦卻極度的興奮。

她從地獄回來了。

前世,那些踐踏她,踩著她的血骨和尊嚴扶搖直上的人們,都統統給她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