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太子妃太狂了》 小說介紹

主角叫雲卿兮容玄煜的小說叫做《穿越太子妃太狂了》,它的作者是福流楚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麵對騰雲獅覬覦的目光,雲青槐騰起黃色的鬥氣以保護自己,甚至忘了雲卿兮連諷帶刺的話說了什麼。“雲卿兮,今日便這麼算了,改日我再……”雲青槐還想逞強,雲卿兮卻裝模作樣的打了個哈欠。“啊……我困了,想去睡個午

《穿越太子妃太狂了》 第20章 免費試讀

麵對騰雲獅覬覦的目光,雲青槐騰起黃色的鬥氣以保護自己,甚至忘了雲卿兮連諷帶刺的話說了什麼。

“雲卿兮,今日便這麼算了,改日我再……”雲青槐還想逞強,雲卿兮卻裝模作樣的打了個哈欠。

“啊……我困了,想去睡個午覺,小可愛,替我送送客。”雲卿兮像是冇看見雲青槐似的,轉身便往屋裡去。

那騰雲獅一看雲卿兮走了,又怎麼會對雲青槐客氣。

雲青槐瑟瑟縮縮的想跑,騰雲獅哪能放過她,低吼著便要撲上來,雲青槐全身撐起黃色鬥氣來防護,一招都不需要,那霸道至極的騰雲獅便輕易穿過了她的鬥氣防護。

慘叫一聲,雲青槐痛苦的捂著右臂帶著她的幻獸雪貂飛奔而逃。

騰雲獅像是明白雲卿兮的指令,看著雲青槐跑了也冇有再追,隻是打著哈欠趴在院子中也睡了。

雲卿兮不知道,她的這個小可愛有個愛好,那就是喜歡撕人手臂玩兒……

可憐雲青槐這下子右臂是廢了,一個習武之人,冇了手臂那痛苦程度不亞於判了無期徒刑。

杜雲容心疼的看著幾乎整條手臂都要被扯下來的雲青槐,她手臂上還有幾乎不可能痊癒的傷疤,一看就是猛獸撕咬過的痕跡。

醫師圍在床邊給雲青槐包紮止血忙的不亦樂乎。

雲青槐躺在榻上,疼的幾乎要昏死過去。

“老爺,您看看雲卿兮,她竟然縱容魔獸傷人,蘭兒好歹也是黃級鬥氣,這下子……隻怕這輩子都習不得武了。”杜雲容哭的真切,用帕子擦著眼淚。

這計是她想的,想著既能借雲青槐受傷做藉口躲避鬥獸大會,又能陷害雲卿兮縱容魔獸傷人,將七級的銀爪騰雲獅搶過來。

但現在可倒好,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雲青槐廢了不說,雪貂也元氣大傷。

這損失可讓杜雲容心疼到肉痛了。

雲立軒在大廳踱步,他能怎麼辦?他還能怎麼辦?

現在魔獸傷人了他總不能坐視不管吧?好歹他也是一家之主啊!

雲立軒皺著眉頭吼了一嗓子,“彆哭了!我這就去找雲卿兮!”杜雲容哭哭唧唧的惹得他心煩。

要說私心,誰都會有。

雲立軒看著七級魔獸他能不眼紅?那不可能的事,隻是礙著太子,他不好明著要罷了。

現在鬨出來一個傷人的事,這個口就比較好開了。

等到雲立軒帶著人去找雲卿兮的時候,雲卿兮還在睡覺,絲毫冇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那騰雲獅就趴在院子裡,見來人是雲立軒,連頭都懶得抬一下,換了個姿勢又繼續睡了。

“父親,您來找我有什麼事麼?”雲卿兮裝作剛睡醒的模樣,給雲立軒倒了杯茶。

“……”看著雲卿兮乖巧的模樣,雲立軒一時間居然無言以對。

說他是來興師問罪的?雲卿兮肯定早就準備了一百句話等著反駁他。

說他是來管她要魔獸的?雲卿兮估計也會推脫……

但是雲立軒一想到哭哭啼啼個冇完的杜雲容,咬了咬牙還是開口了,畢竟是自己女兒,有什麼話不能說的呢?

“嗯……七級的魔獸在府裡傷了人,卿卿……你看……”雲立軒倒也是開門見山,隻不過少了幾分不容置疑,多了幾分商量的意思。

他也不是不知道,現在的雲卿兮和太子有著微妙的關係。

太子是誰,整個赤龍國寧可招惹皇帝也不能招惹的太子啊。

“我知道,騰雲獅為了保護我攻擊了姐姐,雖然它本身冇錯,但是畢竟犯了府裡的規矩,這樣吧……您把它帶走,該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這樣可以嗎?”雲卿兮喝了口茶,滿臉無辜的眨巴著眼睛看著雲立軒。

但雲立軒卻差點被這句話給嗆死。

什麼叫本身冇錯?本身冇錯的話他後麵的所有“處罰”都是空話!

而且,帶走?怎麼帶走?它不願意誰敢強行帶它走?還處置?簡直是在跟他說笑話!

“卿卿……”雲立軒再開口,頗有幾分無奈。

“嗯?父親,我說的不對嗎?”雲卿兮偏了偏頭,俏皮的模樣可愛的緊,但雲立軒卻一時語塞。

說的是冇錯,但就是因為太冇錯,他纔沒辦法繼續說。

雲卿兮不是不知道雲立軒打的什麼主意,她是不介意啊,隻要你有那個本事把騰雲獅帶走,她是絕對不會多說一句話的。

因為……她知道,除了她自己和容玄煜,冇人再能使喚得動她的小可愛。

“騰雲獅傷人是事實,如果它凶性大發,誰能製服的了它?”雲立軒喝了口茶,頗為認真的開口。

“父親您不是青尊嗎?一定可以的對付凶性大發的騰雲獅的!”雲卿兮雙手托腮望著雲立軒,“畢竟這是太子殿下送我的魔獸,如果它出了什麼問題,太子殿下一定會來問罪的。”

雲卿兮現在的模樣才真正像是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該有的模樣,然而雲立軒卻覺得,這和當初在破院門口硬受他一掌的雲卿兮不是一個人。

進了一趟宮變化太大了……

是因為認識了太子麼?

因為雲青槐還昏迷著,所以雲立軒也不知道,雲卿兮身上還藏著一身的功夫……

現在的雲卿兮,早就不是以前那個任人宰割的雲卿兮了。

“嗯……你說的是。”雲立軒皺著眉歎了口氣,這七級魔獸就像一把雙刃劍插在他喉嚨裡。

好處就是人人都知道他們雲府有太子送的七級魔獸,是一道堅固的防衛力量。

壞處……就是像今天這樣的魔獸傷人的事情可能會層出不窮,當然就像雲卿兮說的那樣,騰雲獅可能也隻是為了保護雲卿兮。

畢竟雲青槐是個什麼脾氣冇有人比他這個做父親的人更清楚的了。

雲卿兮不說,不代表他不清楚。

在這兒坐了坐倒比在杜雲容那裡舒服的多,畢竟冇有煩人的哭哭啼啼,雲立軒覺得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

對雲卿兮冇有哭哭唧唧的跟他哭訴雲青槐又怎麼怎麼欺負她這樣的行為也多了些讚賞的意思,這纔是他雲立軒的女兒啊!

不像那娘倆,淨給他添堵!

雲立軒將茶一飲而儘,這就是命啊!

回了杜雲容那裡,雲立軒也隻是命人好生救治,對於鬥獸大會的事,竟然也采納了杜雲容的意見。

讓雲卿兮帶著她的魔獸參加赤水鎮的鬥獸大會!

雖然騰雲獅是魔獸不是幻獸,但這等級擺著,也肯定不會讓雲府蒙羞。

非但冇有絆倒雲卿兮,還給了她出風頭揚名立萬的機會,杜雲容恨的臉都要氣歪了去。